灰暗晨曦里歌唱的鸟

所有的生长与衰败,和山里的草木没有太大区别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夏天在蛰伏许久以后的爆发也渐渐散尽余热。
走在河边突然感知的微风,赤脚踩在地板上的凉意,午后刺眼的金色阳光,甚至聒噪的蝉鸣,被汗浸湿的衬衫,这些都是我怀念的。
就像被时间推搡仓促结尾的青春,一场夜雨过后,这个夏天也只剩树下掉落的蝉的尸体。

“总会 …还在什么地方见面的吧”

“那么,就再见吧”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