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暗晨曦里歌唱的鸟

所有的生长与衰败,和山里的草木没有太大区别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

——《百年孤独》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