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暗晨曦里歌唱的鸟

所有的生长与衰败,和山里的草木没有太大区别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德哈】One day

ooc

瞎甜,日常,短小到吓你一跳  所以每天都加长一点

 

      下午四点半,时间不早也不晚,一切都被阳光照射的暖洋洋的,新任傲罗办公室主任——哈利.波特刚刚完成了今天的工作任务。他摘下眼镜,把自己陷在宽大舒适的椅子里,揉了揉颇有些酸胀的眼睛。

“波特先生,下午的安排已经完成了?”说话的是助理莱斯莉小姐。

“是的,对了请帮我把这份报告送到六楼的禁止滥用魔法司”

“好的,不过在那之前要不要给你来杯咖啡,我的意思是你看起来有些疲惫。”

“谢谢,我自己来就行了。”

       咖啡杯整齐的放在靠窗的架子上被阳光照的温热,旁边的盒子里装满了从梅西百货买的速溶咖啡,哈利撕开一小袋,倒水,搅拌。咖啡的香气随着滚烫的热气蒸腾着,瞬间充斥着他的鼻腔。

      要是某个混蛋在这一定会暴跳如雷,他暗暗的腹诽,某人一定会说:“啧,又是这种廉价的救济会商品,可怜的像是老费尔奇头上的毛。”

     想到这哈利忍不住笑出了声,他怎么好意思嘲笑别人的头发。

     咖啡打着白旋的流入喉咙,某些有品位的人把这叫做“牛饮”。哈利不懂什么品味不品味的事,这不是他的风格——只要味道还不错就行了,不是吗?就像当初,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的结合,预言家日报甚至用了整整一版来分析这是马尔福家族的阴谋还是救世主的堕落。可他完全不在乎,年少时囿于外界赋予的身份让他们一次次错过彼此,如今终于抓住了,他不会因为这种可笑的原因轻易的放手。

       他顺势靠在窗边,偏过头眯着眼看窗外的景色,此刻天上的云如细沙流过,阳光透过卷积云像羽毛一样轻抚着皮肤,不知从哪里吹来的一阵风轻柔的送来花香,哈利分辨不出是什么,他不精通这些平时也无心观察,但某人一定知道,他肯定。

       三年级的时候某人不知道从哪里学会的小把戏,总是出其不意的变出一朵花,它们夹在书本,带香味的信,上课飞的纸鹤里,接连被送到哈利的手上。直到有一次那些新鲜的花的汁液染红了他从赫敏那里借来的一本书,结果某人的鼻子开了花。

       哈哈哈,想起那个场景哈利就乐不可支。某人实在太喜欢花了,原来在庄园住的时候居然专门有一片地是用来养郁金香的,后来搬了新公寓,自然是不能拥有花田了(某人也并不会种植),但是仍尽可能的在家里摆上几束以表格调。哈利经常调侃他这是自我陶醉在旧式封建贵族的荣光里。

      又是一阵花香,他使劲的嗅了嗅,笃定这种花一定出现过在他的课本里,味道太熟悉了。默默记下准备回去问问某人,如果到时候他还记得的话。

       墙上的挂钟一格一格的踱着步子,离5点还有20分钟。对于一个标准的格兰芬多,老老实实的等20分钟真够难为他的。


       恰好这时候门开了,是送完报告的莱斯莉小姐,她不知何时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有引人注目的蕾丝领口和繁复的中国刺绣。

       莱斯莉不好意思的解释:“过一会要去庆祝我一个朋友新婚。我们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

      哈利点点头:“结婚啊,是件好事”。只要别遇上状况外的不速之客。

      就是三年前吧,他以伴郎的身份出席罗恩和赫敏的婚礼,伴娘正好是他们的小妹妹金妮.韦斯莱。某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不可靠消息,以为是他和金妮的婚礼,在众目睽睽之下打断新婚夫妇的宣誓,可怜的罗恩魔杖都掏出来了,才发现这家伙是来抢伴郎的。这场闹剧最后得到了大家的会心一笑,除了新娘,她气疯了。

  “在霍格沃茨我就发现这家伙没安好心!!”新娘是这样愤怒咆哮的。

     哈利摸了摸脸,这场某人羞于启齿的乌龙事件,像是阳光穿过层层树叶费了好大劲才洒落在两个人蕨草丛生的心上,从而没有让他们在彼此的岁月里失落。

“我宣布你们结为夫妻”

“疤头我不许!!”

“破特,我不许你这样做!我...”他听得出来某人声音带着哽咽的哭腔,在一片瞠目结舌的震惊中他最先清醒过来,急急走上前解释。

“德拉科,你听我说......”

“你先闭嘴!无论如何我也要拼一下,破特。

我从未像今日这样烦闷,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你,我承认我不是个勇敢的人。我们曾经争吵,互相攻击,用最幼稚的方式掩藏爱意,但是今天...我宁愿被人耻笑,也要把整个灵魂都展示给你,连同他的怪癖,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毛病,可是破特,他只有一点好,你我都知道是什么。”打好的草稿湮没在哽咽的喉咙里吐不出来,一向自持身份的某人就这样衣冠不整的出现在眼前。

       三年过去了哈利甚至还能清晰的想起回荡在他字句之间的每一次叹息,想起那湿漉漉的眼睛,干裂的嘴唇,他深切的知道,就算有一天自己老到连名字都忘记了,也会永远记得那天礼堂厚重的大门被推开,阳光和他都出现在面前。

       终于,嘀嗒,时钟不偏不倚指在下午五点位置上,他似乎都能听到最后一秒流逝的声音。哈利受够了如此不间断回想起某个混蛋,他迫不及待想见到他,一如每个工作日的五点。

       天际覆盖的边缘被夕阳染红,浓密的树叶泄露着些许天空的消息。哈利踏着最后一抹黄昏赶回家时,他英俊的爱人正在餐厅准备晚餐。

“你又提前回来了?”他一边脱外套一边回应某人的吻,嗯,口感真好。

“我怕饿着我们的救世主被格兰杰小姐关进阿兹卡班”

      这欠揍的语气,是他的金发混蛋没错了。

     哈利恶趣味的咬了一口对方的嘴唇,在某人吃痛的大呼小叫声中逃进了浴室。

 

     饭菜的香味,客厅里某人的聒噪,生活的情话,就在这普通一天的傍晚美妙的交织着。


评论(13)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