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暗晨曦里歌唱的鸟

所有的生长与衰败,和山里的草木没有太大区别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德哈】一个午后的小故事

OOC预警 无逻辑无文笔,写着开心……第三人视角,前面写的太顺了导致后面有点偏的收不住


     丽贝卡坐在咖啡厅的一角,恬静的微笑,不时的点点头或者插一两句,坐在她对面的是两个女伴。她们都年纪轻轻,服装讲究,举手投足都充分意识到自己备受人们赞赏。她们热烈的讨论着什么,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来自四周的窥探目光,然而实际上每一次玻璃门被推开姑娘们的心就随着眼角的余光一齐飞到来人身上。 
  “这个下午有些没劲” 她这么想着,纤细的手腕托住精致小巧的下巴,一只手无目的的搅动着眼前的咖啡,她虽然没有任何失态之举,但是咖啡杯里焦虑旋转的勺子暴露了她现在的心情。 
丽贝卡秀眉微蹙,高雅的忧郁神情覆盖住她娇美的面容,女伴们渐渐发现她们这位小姐状态不佳,于是收起了刚才那些颇显造作的热闹,整张桌子陷入一种晦涩难明的沉默。 
       这个下午实在没劲,姑娘们陶醉在这种失落的折磨中,每一缕精心打理的发卷此刻都像深秋的玫瑰一样孤芳自赏,四周都笼罩着一种由她们创造出来的,独特的气氛。 
      正当姑娘们百无聊赖不知该如何排遣自己多余的风情时,玻璃门再次被推开,一个年轻人走进来,黑色的头发的垂落于光滑的额头上,精致的五官妥帖的排列在脸上,鼻梁上架着的金属细框圆眼镜虽然稍显呆板,但是镜片背后翡翠绿的眼睛仿如夏日幽潭,使得他看起来既不过于纤细又不失爽朗。丽贝卡的目光追踪着这个年轻人,在他进来的那一刻她玫瑰色的面庞立刻又变得光彩照人。 
      这个下午没白浪费,她重新拢了拢蓬松的秀发,挺直腰背好让她优美的曲线更加明显,美目在年轻人身上打转。姑娘们又开始了她们的小把戏,可爱又不聒噪的娇笑声在咖啡厅里低低的婉转,年轻人好奇的望了一眼。
      正是这个时候,丽贝卡准确的捕捉到这个时机,就这样一个柔情脉脉又佯装不经意的眼神被传递了过去。 
       只是这个眼神落进那汪碧绿的深潭里竟没有激起一片涟漪。
       这简直是一个挑战!丽贝卡咬住嘴唇,此刻年轻的姑娘心中昂起了一股斗志。有些人可能疑惑,但你若是这种自恃貌美的姑娘就能理解有些女人是要靠男人的刺激来凝聚全部力量的,就像一个猎人嗅到猎物时的兴奋和颤栗。她越是摆出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越是说明她的芳心已经蠢蠢欲动。 
       这个年轻人坐在咖啡厅一处既不太靠角落又不至于太显眼的位置,这个位置正好在丽贝卡的视野范围,她认真观察她的猎物,这是一个猎人的基本素养。很快丽贝卡就发现这个人一直不停的看向门口,他手里的书打开到现在一页也没翻动,只是不停的看向门口。
       他在等什么人吗?丽贝卡摇摇头,又不太像。几乎半个小时之久,她观察到他每次抬头看向门口眼神里都带着一种迫切的渴望,但是随即就变成一种若无其事的,似乎有点安心的神情,然后端起咖啡摆出一副自然的样子,好像这一切是做给观众看似的,虽然的确有个观众在看。 
       他一定在等什么人,朋友?朋友不会是这个神态,情人?丽贝卡撇撇嘴,女人的好胜心作怪,她倒是要看看是怎样的美人让这个年轻人魂牵梦萦。 
       如今丽贝卡倒是和这个年轻人在某种程度达成了一致,门口发出的每一个细小的声音都让两个人神经质一样的探头望去。 
       年轻人越来越焦躁,碧绿的眼睛里似乎带着怒意。 
这是场无果的游戏,丽贝卡绝望的想,她疲惫的闭了闭眼,这场漫长无声的与神秘姑娘的角逐迟迟没有结果,她难道只能接受有个姑娘的魅力比她还大这件事吗? 
       这个下午糟糕透了,丽贝卡忍不住下了定论。
       就在这时,上帝似乎可怜这个姑娘的劳心费神,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他太耀眼了,瞬间就吸引走所有人的目光,只是他那轻快的富有弹性的步伐没有为任何一个人或物停留,径直的走到了黑发青年的身边。虽然金色的发丝因为匆忙的步伐散落几缕在额头上,但仍可以看出他是个十分考究的年轻人。他面色泛着不正常的潮红,这样使他过于白的的皮肤呈现出一种妖异的美感。
      如果说黑发青年进来的时候丽贝卡还能故意的卖弄风情,当这两个人出现在同一画面的时候她就算是再有心也只能呆呆的看着了。 
     看到来人黑发青年似乎是大松一口气激动的站起来,起身幅度太大使得椅子发出刺耳的尖叫,他饱含歉意的看着大家满脸通红的讪讪的坐下,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书,似乎它精彩的移不开眼睛,只有丽贝卡知道这一下午他都没看进去一眼。而金发青年在他的对面坐下,神态从容,唇角似乎噙着一丝颇为自得的笑意。 


“我和舅舅好好谈了谈,他同意了我们俩的事。” 
“什么!西里斯他居然同意了,你怎么做到的.....” 
“代价就是——你看我的脸——被他狠狠的揍了几拳。嘶,太野蛮了,居然用这种麻瓜方式。他还非说这是男人之间的交流方式” 
“男人之间的?那我们是不是也要来场男人之间的交流。” 
“嘿,破特,胆子真够大的。你这是在公然调情吗——嘶” 
“你的脸还疼呢啊” 
“之前都肿了,我简单的施了个缓解咒,就赶紧来找你。要是有什么后遗症我不会放过他的!话说你跑得真够快,我一转头你就不见了。” 
“......还不是因为你......下回得记得关门” 
“哼怪我,接吻就要被打,以后我还不被打死。” 
“那你忘了上次你爸是怎么放狗咬我的了?” 
“哈哈哈,能把他逼到失态也真的很不容易。不过值得强调的是,上次不是放狗咬你,是咬我们。” 

“...好吧,好歹终于结束了,对吗?” 
“是啊,不过又是新的开始,破特,属于我们的。” 
“嗯,属于我们的。” 

“那搬家之后我养一只猫可以吗?” 
“嗯,可以” 
“再养一只狗吧,你喜欢狗” 
“好。” 
“不如把庄园的白孔雀也带过去吧!” 
“……别得寸进尺,德拉科” 

      对话到这里结束了,两个年轻人站起身准备离开,丽贝卡还停留在刚才偷听到的对话之中,她还未来得及收回的目光就这样赤裸裸的与他们碰撞,黑发青年眼睛里不再是死寂的深潭,他友好的向她点点头,她似乎能看到那火焰般跳动的眸子底印着那张金色的倨傲又温柔的脸。 

      又过了几年她不再是个少女,不再玩这些幼稚的把戏,徘徊在各种灯火辉煌的宴会里游刃有余,而这个下午的经历始终栩栩如生的镌刻在她心底,她才意识到自己看到的是什么,她从它旁边走过,盘旋了一个刹那从此永远的离它而去。

评论(17)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