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暗晨曦里歌唱的鸟

所有的生长与衰败,和山里的草木没有太大区别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德哈】我觉得我死对头喜欢我

【树洞吐槽体】

【ooc预警】

【题目梗源自我觉得我舍友喜欢我】

食用愉快♥

可能有后续

 

       吐槽君和各位巫师们好。

       

      没人能交流一件事的感觉太憋屈了。

       本人男在某魔法学院学习,提前说明不要试图通过这篇吐槽猜测我是谁,有对号入座者一概不负责任。

       首先我要说这是两个男人的故事,嗯......或许两个男孩。

       他是我的校友,而且属于那种看见对方就牙缝痒痒恨不能除之而后快的关系,但是最近这种死敌的关系之下却隐约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意味在里面,陆续发生的事情让我有了个大胆的猜测......

       他这个人,暂叫他D吧,D是一个很龟毛的人,可以说没有任何优点,这也就是我和他打了这么多年架的理由,而且我总是站在正义的立场上(公认)。D属于那种高傲的富家少爷类型的混蛋,从一进校门就开始用鼻孔看人,走路带风, 800米宽的走廊都不够他横行的。按理说我这种人不会被他注意到,但该死的是有一个天杀的不容拒绝的头衔挂在我脑袋顶上,让我一进校门就被他盯上了。最开始的时候他还只是做每天例行找老师告状这种小人行径,但是最近越来越不对劲了。

      有段时间我怀疑我命中犯他,最主要的原因是任何地点任何时间我都能在校园里看到他闪闪发光的脑门和日渐推移的发际线,然后就是一波“他上来挑衅 他的马仔上来挑衅,我掏出魔杖,他吓跑,他的马仔吓跑”诸如此类的戏码,每天循环三次以上。在我快要怀疑梅林的时候我聪明的朋友给我出了一招,我那天没有按照常规从那条路经过,我有一件隐秘的东西让我藏在里面躲在树旁等待,果不其然,很快就看到了那个蛋壳脑袋。我眼看着他骄傲的神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变成一种手足无措的滑稽,尤其是他因为坐久了从树上跳下来摔了个狗啃泥的时候。

      真的很有趣,他一定想不到我就躲在树后面,唯一遗憾的是我没有像科林那样脖子上挂相机的习惯。

     我开始意识到他是故意接近我的,不过任何一个直男都不会因为这件事就觉得对方喜欢你的,我也是如此。但是如果加上他在最严苛的魔药课上坚持不懈的给我扔纸鹤呢?

      我们魔药课教授是一位 “不在禁欲中爆发就在禁欲中变态”的令人尊敬的巫师,这里简称他S教授。如果列一个S教授最喜欢的事我猜前三一定有一个是 跟我过不去。不,你们不要想多,他这种跟我过不去不是D那种。我的魔药成绩很差,上次考试前S教授威胁我说如果我还是没考好他就把我变成小巨怪扔到学校后面的森林里,我相信他做的出来的。但是这个真的不是我的强项,还好这次是笔试我不用被炸的满脸水泡,起码形象上还能有一点尊严。

      你们绝对想象不到,好吧,或许你们想象到了,D居然今天也给我扔纸鹤了——我当时就怒了,我都这么惨了这人还来嘲讽我。

      于是我做了我有生以来最傻Ⅹ的事情,我举报了。当我看到他眼睛瞪得像铜铃,嘴巴张的仿佛能塞进去一颗游走球时我意识到我错了,是的,里面是答案。

     你永远想象不到明天的预言家报要写什么,同样你也猜测不到你死对头在考试的时候会给你扔答案。结局就是一向护犊子的S教授预料之内的扣了我们学院的分,预料之外的让D负责辅导我的魔药课。

     D是个很傻X的对手,却难得的是个很好的老师,除了他总是对我大呼小叫冷嘲热讽之外(我几乎怀疑他是S教授的儿子了)。

 

     用他的话说他浪费了无数个慰藉万千少女芳心的休息日给我补课,嗯,我毫不怀疑,如果说这个家伙还有什么值得多看一眼的地方无疑就是他那副好皮囊了。不过他说话的样子让我实在是不想承认!!

     万圣节那天,我被我们学院几个朋友恶作剧弄得全身都是一种彩色的粉末,等我到教室的时候D已经坐在那了,他很不爽的问我怎么回事,我简单的说明被恶作剧的事情,他一脸不可理喻的表情的说 “你就是没原则,所以才总是被人做这种奇怪的事”

     我当时就不爽了,虽然我的确挺好说话的同样也的确总是被恶作剧,但是被他那么说就很气。

     我直接怼回去:“你就有原则了?你不也总做奇怪的事”

     D愣住了,我也愣住了,我恨不得给自己来个昏昏倒地或者给对方来个一忘皆空,可惜这两个我一个都不会。

     我正准备在尴尬的气氛中说点什么的时候,D站起来了,他走到我面前,妈的我不得不稍微抬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不是我怕他,你想哪次打架不是我赢啊!只是当你不得不抬头看一个人时内心总是虚的,更何况D突然带着一种不那么傻X的气势。我不由自主的后退的一步,当时教室里没有点灯,黄昏的夕照透过窗帘勾勒出他半边脸的轮廓,我后退一步,后背就抵到窗台了。

    D冷笑:“你都这样说了,我再不做点奇怪的事多对不起你这句话。”

这句话炫酷的完全不是D的风格,我简直怀疑我在看麻瓜电视剧,有种自己亡命天涯被仇家逮到的感觉。

    我只能呵呵的装傻。

    他继续说“你说说看我都做了什么” 他双手撑着窗台,身体微微俯向我,他的脸离我近到甚至能感觉到他的鼻息……我特么的……这时候居然可耻的脸红了!!

     我的血往头上涌,有一种偷东西被人现场抓包的尴尬。这种尴尬一直持续到他用手臂圈住我然后若无其事的拉开后面的窗帘,我发誓我看到他笑了一下!这个混蛋故意的!有那么一瞬间我还以为他真的会亲上来。

     那天开始我意识到整件事情变的不受控了。

要说D这个人,如果他不说话不用鼻孔看你其实还是挺养眼的,他比较适合作为一种观赏物放到玻璃橱窗后面。我跟他走最近的时候也就是他给我补习的时候了,由于我们俩总在一块导致我们两个学院自建校以来第一次出现这样大规模的感情交流的场面——每天地牢门口都有依依惜别的我们学院的院服,没想到我们俩纯学术交流居然有这么大的魔力......

     年终考试结束那晚我约他出来表示感谢,由于我朋友说我头发太邋遢于是我不得不临时洗了个头,时间不够我再用烘干魔咒了,于是我就湿着头发跑到楼下去了。他看见我的第一件事是把围巾围到了我脖子上第二件事就是骂我是猪......不知道为啥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们俩没人想起来给我的头发施个烘干咒....直到我围着他的围巾回到宿舍之后才发现不仅围巾忘记还了,我后面的头发几乎像鸡窝一样......

     我一时间想不出来到底是围着他的围巾走进我们学院更令人瞩目还是我的新发型更滑稽。

     我把他的围巾洗了还没还给他,总觉得不太好意思看到他......

    说实话他虽然总是很智障有时候还怂的过分,但是他认真的给我补习魔药课,给我带早饭,一边骂我一边给我围巾,说不感动是假的,对于别人可能只是寻常的事,但是对于我这种苦逼了十几年人来说弥足珍贵,从来没人这样对过我,从来没有人问过我复活节难不难过。

    好吧,扯远了。

    总之我之所以发出来是因为我陷入一种不真实的眩晕中,一个几年来都以魔杖互相致敬,以一方嗷嗷哭结束的友好单纯的敌对关系突然开始如此模糊不清,要不是枕头边放着的他的围巾我甚至怀疑这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臆想的。我非常有理由怀疑他只是在故意的下圈套耍我,如果这是圈套我又智障一般的被套住了,他再用他那张傻X兮兮的脸对我说 Bazinga!那我真的要跪求S教授把我变成巨怪了。

 

精选评论

梅林的吊带袜:哈哈哈哈哈哈这是现实巫师版校园恶霸爱上我吧!求后续啊在一起

独角兽女王: 回头再看了眼性别,我决定收起羡慕嫉妒恨,默默祝福

老邓的胡子被我承包了:卧槽 这个剧情怎么这么眼熟,我怀疑我知道po主身份!

亚瑟和他的朋友们:有戏!!!祝福!!po不要怂!顺便求楼上爆料啊!!

屠龙少女:我代表po跟大家说一声他们在一起了,谢谢


后续http://huianchenxiligechangdeniao.lofter.com/post/1f094547_123a789e


评论(19)

热度(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