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暗晨曦里歌唱的鸟

所有的生长与衰败,和山里的草木没有太大区别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我想起我小时候读完《双城计》说的一番奇怪言论:我虽然偏爱卡顿,也正因为如此,不能把幸福太轻易地给他。
有时候太偏爱一个人既想让他得到幸福又不想(指小说),很难说清楚其中的原因,大概悲剧往往更深入人心,或者说,在我心里只有悲剧才不会否决了他的价值。

评论(1)

热度(27)